迅盈彩票

                                                            来源:迅盈彩票
                                                            发稿时间:2020-07-07 11:07:36

                                                            【全球单日新增超21万 世卫:疫情严重国家"醒过来"】

                                                            李前大法官为他的观点列出三个理由。其一,司法机构独立于行政机关,应由独立的司法机构决定审理涉及国家安全案件的法官,不受行政机关干预;其二,行政长官缺乏挑选法官时所需的经验和专长;其三,行政长官作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不适宜独自挑选指定法官。这三个理由看似有些道理。可是它符合基本法规定的特区政治体制吗?答案是:不符合!理由如下:

                                                            首先,基本法规定的特区政治体制是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体制,不是“三权分立”。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曾在7月2日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日本薪酬体系的一大特点是“终身雇佣制”,该制度主要由相对成熟的公司实施,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能照顾员工直到退休的“隐形保障”。

                                                            第二,任命法官是香港基本法赋予行政长官的重要权力。

                                                            美国当地时间7月4日20时33分(确诊病例为2836764例,死亡病例为129657例)至7月5日17时33分期间(不足24小时),新增病例37632例,新增死亡病例213例。

                                                            根据基本法,法官的任命权属于行政长官。香港基本法第四十八条第(六)项规定,行政长官依照法定程序任免各级法院法官。这一规定简洁明了,任何人都不会不理解。同时基本法第八十八条规定,香港法院的法官,根据当地法官和法律界及其他方面知名人士组成的独立委员会推荐,由行政长官任命。把这两条合起来理解:首先,法官的任命权或不任命权在行政长官;这项权力是实质性的,而不是程序性的。其次,第八十八条规定的独立委员会有推荐权,行政长官应在该委员会推荐名单中作出任命决定。再次,推荐权不能演绎为决定权,行政长官有权不接受该委员会作出的推荐,要求其重新推荐,直至行政长官接受并作出任命。说到底,只有行政长官有权任命法官。由此也可进一步理解,香港国安法关于行政长官指定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官,在指定前可征询特区国安委和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规定,与基本法有关规定在法理上是一致的,是行政长官权责范围内的事项。行政长官指定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官,是在已经按照基本法规定作出任命的法官当中来指定,不存在重新任命另外一批法官的问题,而这些法官在任命前已经上述独立委员会推荐,也就无需再推荐。基于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性和特殊性,国安法规定特区须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安委不是特首一人的机构,还有中央派出的顾问,是接受中央人民政府监督问责的、负责在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机构,特首在指定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官时征询该机构的意见,也是理所应当的。除此而外,特首还要征询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意见,这就更加体现了国安法尊重和维护特区司法体制的立法精神。因此说,李前大法官的担忧可以不必了。

                                                            肯尼亚总统肯雅塔在当地时间4日晚举行的国际和平峰会理事会非洲组织(ISCP-Africa)网络研讨会上表示,尽管非洲大陆资源有限,但各国采取了积极措施减缓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非洲的疫情应对比世界上很多其他地区做得都要好。非洲大陆有12亿人口,累计确诊病例40余万,累计死亡1万多,相比之下,美国有15%的确诊人口和7%的死亡率。详情>>

                                                            然而,随着新冠疫情袭来,企业财政状况恶化,“终身雇佣制”开始变得摇摇欲坠,它已不再能提供给雇员们应有的安全感。

                                                            李前大法官还说,行政长官担任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因此不适宜指定法官。美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也由总统担任,但这并不影响他行使提名和任命联邦法官的权力。这里必须说清楚,行政长官并非针对具体案件挑选法官,具体个案中由哪位法官负责审理是由司法机构按程序决定的。正如本文前面所说,行政长官被基本法赋予了“双首长”的地位和职责,是特区的第一责任人。那么,由她或他来担任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就是基本法的必然要求,而由行政长官指定法官审理国家安全案件本身就是行政长官代表特别行政区向中央负责的一个重要方面。